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聚焦 » 理论调研
缓刑制度的适用研究
时间:2017-10-31 09:45:14 作者:孙师洋  新闻来源:永顺县人民检察院  
  

一、缓刑制度综述

   (一)缓刑制度的产生理念

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冲击下,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结构开始发生变化,资本家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不断压榨工人阶级的劳动力,侵害工人阶级的合法权益,工人阶级迫于生存的压力奋起反抗,结果却往往被关入牢狱,在当时的社会,如果工人阶级家庭中的主要劳动力被关入牢狱,那么一家人的生计往往就难以得到保障,无法维持生计的剩余家庭成员便极有可能转化为新的犯罪源头。保护工人阶级的合法利益,维持社会的秩序和正义,这些应当由法律进行调节的关系却难以在当时报应刑的理念中得到保护,缓刑制度产生的第一重理念便是保护当时工人阶级的合法权益,通过缓刑制度的适用,使得那些迫于生存的压力和资本家的压迫而不得以犯罪或者因过失犯罪的人在刑罚的适用上能够有回旋的余地,对于其中主观上没有恶念并且有悔过心里罪轻的犯罪人可以适用缓刑制度,而不是一味的采取报应刑对其进行单一的惩罚,从而保护工人阶级的合法利益。

缓刑制度产生的第二重理念便是减少司法成本,第二次工业革命下的社会阶级矛盾加剧,社会动荡不安,集体犯罪频繁发生,犯罪人数激增,无论是法院还是监狱系统每天都面临着大量的罪犯等待处理,使得当时的司法系统超负荷运转,时间一长不堪重负,对于犯罪的管理显得力不从心,而且大量的罪犯使得监狱人满为患,不得不扩建监狱和扩大狱警等工作人员的招收,司法成本在不断上升,社会秩序却越来越差。缓刑制度的适用使得一部分符合条件的罪犯可以在监狱外进行教育改造,大大缓解了司法系统的压力,减少了司法成本。

缓刑制度产生的第三重理念是教育理念。人满为患的监狱在当时往往成为孕育犯罪的温床,各种罪犯被关押在一起,彼此之间相互交流影响。那些主观没有恶念却因为资本家的压迫无奈反抗的工人,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时却得不到法律的保护,抱着满心的怨念和对社会的憎恨被关入监狱,在这种心态下很容易受到其他罪犯的教唆,在出狱后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使好人变坏人,坏人变得更坏。而缓刑制度的适用可以使得这一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对于主观没有恶念且具有悔过心理的罪轻人员适用缓刑制度,可以使其感受到法律并不只有冰冷无情的刑罚,还有脉脉温情的一面,避免了罪犯产生报复社会的犯罪心理,有助于罪犯真诚悔过自己的罪行。同时监狱外的教育改造措施可以防止犯罪人受到新的犯罪教唆,使犯罪人在自己亲人的陪伴下进行改造,不在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从而起到良好的教育效果,预防了犯罪的再次发生。

缓刑制度产生的第四重理念是正义理念,正义是法律所要维护的根本,不管是哪一个时期的哪一部法律实质上都在维护当时社会背景下的正义,一方面缓刑制度使用了人道的司法措施,使得犯罪人得到良好的教育改造,预防了犯罪的再次发生。另一方面,缓刑制度也对犯罪行为进行了惩罚,对社会起到了警示作用,也给了受害方一个公平合理的结果,维持了正义体现了法律的权威。

    (二)缓刑制度的历史变迁

缓刑制度在实践中的第一次适用是在1841年的美国波士顿,当时一名名叫约翰.奥古斯特斯的鞋匠向法院提出申请,希望能够保释一名公共场所的酗酒闹事者,并最终通过约翰.奥古斯特斯的不断努力成功进行了保释,使这名酗酒者在监外得以进行改造。并且之后的事实表明,该措施取得了十分良好的效果。约翰.奥古斯特斯案例的成功标志着一次大胆创新的成功,使得美国开创了一种“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新方式,并且在此后美国的司法进程中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此后的十几年中,美国各州纷纷开始采用这种“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新的刑事司法制度,鞋匠奥古斯特斯成为了美国的“缓刑之父”。美国的缓刑制度发展至今日已经十分发达,拥有一系列与缓刑相关的司法机构以及人道主义司法措施,并且缓刑适用率一度高达百分之六十。

19世纪70年代随着内燃机、新的通讯工具与电力系统的出现,使得科学技术的发展突飞猛进,生产力得到了阶梯式的飞速发展,历史上迎来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到来大大加剧了资本家对工人阶级的压榨,这种压榨造成了工人阶级被过度利用,贫富差距开始越来越明显,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资本家被利益蒙蔽了双眼,无止境的压制使得工人阶级的利益得不到保护,资本家与工人阶级处于对立状态,阶级矛盾越来越激烈,社会动荡,工人阶级开始反抗,社会犯罪日渐增多,这时传统报应刑的理念弊端开始被放大,一方面当时的监狱系统随着犯罪人数的不断增多已经严重负荷,甚至出现部分地方监狱已经无法正常运转的情形,并且司法成本也不断增高。另一方面,犯罪人数的激增使得司法公正得不到保证,部分好人进入监狱在监狱中受到各种犯罪手段和犯罪思想的影响,出狱时抱着对社会的憎恨变得更加容易犯罪,监狱变成了犯罪交流和传播的温床。

这时人们发现传统的报应刑已经无法适应当前社会的司法需要,这样单一的报应刑只会使得好人变坏,坏人更坏,不断加剧阶级矛盾,使得犯罪人数不断增加,如果在不探索一种新的司法方式,势必会陷入一种无限的死循环,一种新的司法方式的出现已经迫在眉睫,这样的背景促进了刑事社会法学派的发展,刑事法学派发现传统的报应刑理念最大的弊端就是主张刑罚是犯罪的必然结果,是犯罪人所必须要承受的痛苦,通过刑法惩罚犯罪,使得社会秩序得以恢复。所以刑事社会法学派主张刑罚的目的是预防犯罪,而不是简单的惩罚犯罪,采取的刑罚方式应该以教育为主,防止犯罪人步入社会后再次犯罪。在此基础上刑事法学派反对对罪行较轻刑期较短的犯罪人采取以前的监禁刑,提出了应该大量实行缓刑制度。

发展至今日,世界范围内的缓刑制度主要可以分为司法制和行政制,司法制就是指适用缓刑的权利掌握在司法机关的手中,而行政制的缓刑适用权利则掌握在行政机关的手中,目前世界范围内司法制的国家占绝大多数,也有一部分行政制的国家。缓刑制度司法制之下缓刑制度又分为两种,刑罚暂缓宣告刑(宣告犹豫刑)和刑罚暂缓执行刑(执行犹豫刑)。

刑罚暂缓宣告刑(宣告犹豫刑)暂时不对有罪之人进行罪行宣判,直接适用缓刑交付考验期,如果在缓刑考验期之内没有违反相关的规定,则不再对其宣告罪行,犯罪分子的罪名和刑罚都消灭。

与刑罚暂缓宣告刑相对的是刑罚暂缓执行刑,对符合条件的犯罪分子适用缓刑,在缓刑考验期之内没有违反考验期规定的,不再执行原判刑罚,但是罪名却不消灭。

在这两种缓刑制度的基础上世界各国又结合各自国家的实际情况随后发展处一系列新的缓刑制度,如附条件的有罪宣告制、附条件的特赦制、附条件的暂缓执行制。

我国的缓刑制度发展历史以新中国成立前后为分界点,新中国成成立之前我国的缓刑制度主要借鉴于西欧的大陆法系制度,缓刑概念的的首次提出则是在清朝的《大清新刑律》中。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开始了对缓刑制度的探索之路,在1979年我国刑法典颁布之前,我国只是对于缓刑规定了对于犯罪情节较轻的犯罪分子可以适用缓刑,可以看出当时我国对于缓刑制度的规定相当的模糊,没有实践价值,在1979年我国的刑法典颁布之后,我国对于缓刑制度的探索才开始步入正规,但是由于受到当时要严厉惩治犯罪的社会背景影响,缓刑制度的发展又陷入停滞。随后1997年《刑法修正案五》和2011年的《刑法修正案八》才使我国的缓刑制度开始逐渐的规范。

2011年颁布的《刑法修正案八》虽然对我国缓刑的适用范围做了进一步的规定,但是并没有对我国缓刑制度存在的问题起到根本的解决作用。我国目前所适用的缓刑制度属于附条件的暂缓执行制,且我国没有其他种类的缓刑制度,相对于缓刑制度相对完善的国家来说我国的缓刑制度种类十分单一,局限性很大,我国目前处于社会主义经济的飞速发展阶段,各种新型犯罪层出不穷,新的犯罪类型,新的犯罪动机,犯罪主体比例的改变都对我国的缓刑制度提出了新的要求,而由于我国目前只有附条件的暂缓执行制,所以对于所有能够适用缓刑的犯罪分子无法做到区分,一律进行附条件的暂缓执行,显得过于死板,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显而易见。对于一些特殊的犯罪主体,适用附条件的暂缓执行制,虽然在缓刑考验期结束以后不再执行原判刑罚,但是却无法消灭已经宣判的罪名,缓刑犯在走向社会之后依然是有罪之人,在社会中难免会遭到社会的排挤和歧视,产生被别人看不起的羞耻感,无法正常的进行日常的工作、学习、生活,缺少收入来源,难以融入社会,在家上我国缓刑制度事后帮助也不够完善,难免使缓刑犯再次踏上犯罪的道路,增加再犯的可能,附条件的暂缓执行制本身没有问题,问题是过于单一的缓刑制度已经无法适用当前的中国社会,单一缓刑制度的弊端已经开始显现,并且被逐渐放大。

    (三)我国缓刑制度简述

缓刑制度的适用条件适用条件可以分为实质条件、排除条件、刑种条件、和刑期条件。2011年颁布的《刑法修正案八》对我国缓刑的适用范围进行了进一步的详细规定,是我国司法的进步,但是我国缓刑制度的适用条件仍然存在着过于笼统,规定不够科学具体等问题,下面笔者将对我国缓刑制度的实质适用条件进行详细的分析。

我国缓刑适用条件中规定“具有悔罪表现”悔罪一词的含义模糊不清,究竟何为悔罪?既然刑法条文规定为悔罪表现,就要求犯罪分子是基于悔罪的主观心态支配进行的行动才能被称为悔罪表现,内心真意和外在表现缺一不可,悔罪在汉语中是一种主观状态的表述,司法实践中我们无法直接去探寻一个人主观的真正思想,只有通过犯罪分子外在的表现来判断他是否具有悔罪表现,但是在实践中每个法官对于悔罪内心真意的推定千差万别,且都缺乏一定的科学合理性。实践中法官由于怕麻烦,在判断犯罪分子是否具有悔罪表现时往往不会对犯罪分子日常的表现进行专门的调查,而是较为看重一些直接的省时省力客观因素,是否在事后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是否积极及时缴纳罚金,这些行为虽然一定程度也能够反映犯罪分子的悔罪心态但是却缺少“持续性”。即犯罪分子只需要在赔偿罚金或赔偿被害人损害上表现出积极态度即可被认定为具有悔罪表现,不少地区还出现了法官以犯罪分子赔偿金钱的多少来决定是否适用缓刑的这样的“用钱减罪”的情况,这样的判断未免对于“悔罪表现”的认定太过于随意。还有法官直接将犯罪分子是否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是否具有不适合执行监禁刑的情况这些条件纳入“悔罪表现”的范围,可见我国“具有悔罪表现”这一规定在实践中显得空洞无力,并不能起到很好的规范作用。

“没有再犯罪危险”是指犯罪分子在重返社会后不再具有在次危害社会的危险性,这个规定是对犯罪分子未来行为的一种预测,本身就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在加上条件本身缺乏明确的规定,如果说“具有悔罪表现”只是法官自由裁量权过大,那么“没有再犯罪危险”这一条件则完全取决于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完全基于法官的认识,使得这一条件成为了法官的“自由条件”。一方面,使得犯罪分子想尽方法对法官进行贿赂,对自己判处缓刑,导致了司法系统的腐败。另一方面,一些法官担心自己适用缓刑出现偏差,缓刑犯走上社会以后再次犯罪,损害自己的声誉,便以犯罪分子具有再犯罪危险为由,拒绝对可以适用缓刑的犯罪分子适用缓刑。甚至在不同地区案情十分相似的两起案件,一件被适用了缓刑一件则没有适用缓刑,严重影响司法的公平,损害法律的权威。

缓刑考验期是缓刑制度中至关重要的环节,我国缓刑制度属于附义务的暂缓执行制,在缓刑考验期中缓刑犯需要遵守一定的义务,在考验期满后不再执行原判刑罚。但是我们可以发现,我国对于缓刑犯考验期间义务的规定适用于所有缓刑犯,这种单一的规定忽视了犯罪的个别化,对于犯罪分子的判断还仅仅停留在是否适用缓刑的层面上,而不是针对每个犯罪分子人身危险性,犯罪行为、犯罪动机、犯罪主体的不同来制定各具特色的缓刑考验期义务,这样的考验期义务规定不利于对缓刑犯的教育和再次犯罪的预防。

二、我国缓刑制度的适用及其存在的问题

(一)我国缓刑制度种类太过单一

过于单一的缓刑制度种类是我国目前缓刑制度中最明显的问题。从第一次缓刑案例的成功实施到现在,缓刑制度一直在随着社会的进步不断的发展,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都在悠久实践经历中发展出了较为丰富的缓刑制度,缓刑制度的多样能够更好的适应各种众多犯罪类型,从而大大提高了缓刑适用率,反观我国关于缓刑制度的规定,只有单一的附义务的暂缓执行刑,犯罪分子不存在适用哪种缓刑的问题,对于犯罪的惩罚还停留在是否适用缓刑的层面上,单一的缓刑制度种类必然导致实践适用中过于死板,缓刑适用率无法得到提高。而且我国现在处于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经济的告诉发展伴随而来的是犯罪的多样化复杂化,单一的缓刑制度已经不能够很好的应对这种现状,如果不进行缓刑制度的增设,将会导致我国司法成本加重,再犯率的不到有效的降低。

(二)我国缓刑制度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不够

未成年的犯罪在众多的犯罪类型中具有极强的特殊性,美国曾经有两位学者(史卡佩蒂与史帝文森)做过一个实验,实验的目的是为了探究缓刑对于未成年人犯罪的影响,这两名学者选取了1210名犯罪的未成年男孩作为研究对象,将这1210名男孩分为四组,对其中一组未成年男孩适用缓刑,而对其它三组没有适用缓刑,在随后五年的时间里他们对这四组男孩进行追踪调查发现,适用缓刑的那一组未成年男孩的在犯罪率明显低于其它三组没有适用缓刑的男孩,而且适用缓刑的那一组男孩今后生活中的表现,融入社会的程度上都要明显好于没有适用缓刑的三组男孩。从这个实验我们就可以看出未成年人还具有很大的教育空间,可塑性极强,缓刑的适用对未成年人未来的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我国关于未成年人缓刑适用的规定只有“不满十八周岁”同时符合缓刑适用条件的应当适用缓刑,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仅仅体现在适用缓刑条件的放宽上,并且这种放宽对于保护未成年人而言力度还不是不够,甚至可以说我国缓刑制度根本就没有对未成年人的专门保护,我国对于缓刑考验期间的义务规定和禁制令的规定也十分笼统,无法对未成年人起到良好的教育作用。世界各国的实践证明对未成年人在缓刑上进行特殊的保护效果十分明显,我国迫切需要在缓刑制度的使用上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

(三)对缓刑犯的人格评估不够完善

   我国适用缓刑前缺少对犯罪分子人格的全面准确的评估,这样的制度缺失导致了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1法官在适用缓刑问题上自由裁量权过大。缺少人格调查报告作为参考,法官的自由裁量权缺少限制,导致法官自由裁量权过大。2犯罪分子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人格全面评估的缺失会导致对于缓刑案件的适用不准确,不利于保障犯罪分子的合法权益。3不利于行刑个别化的实现。在犯罪分子是否适用缓刑的问题上,我国还只是概括的注重对犯罪行为的评价上,却忽略了犯罪的个别化,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同样世界上也没有两例一模一样的犯罪,每个罪犯的犯罪行为都是在各自不同人格的支配下完成的,人格是一个人的心理特征以及各种行动倾向的结合,随同一个人的出生逐渐成长,不容易在短时间内改变,具有稳定性,对犯罪分子进行全面的人格评估能更好的认识犯罪分子的犯罪行为,增加缓刑教育的成功率。

(四)缓刑事中监督制度不够完善

缓刑的事中执行监督对于缓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一个环节,这个环节会直接影响到缓刑犯在缓刑考验期内的教育效果,也是最能体现缓刑制度教育理念的一个环节。我国负责缓刑监督的机构是司法所,人民法院负责社区矫正,公安负责对违反社区矫正规定的人进行执法,监督教育的功能被一分为三,实践中三个部门之间的交流沟通又常常流于形式,根本无法起到真正的监督作用。其次监督的部门无法真正的走入民间,与缓刑犯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距离”,如对于有些被宣判禁制令的缓刑犯,禁制令禁止他们进入某些特定的场所,但是监督机关无法做到二十四小时的监督,这种脱离民间的监督方式往往会造成监管不力。

(五)缓刑事后反馈体系缺失

我国的缓刑制度属于附义务的暂缓执行制,这种类型的缓刑制度的特点就是在缓刑考验期满后,缓刑犯不再执行原判刑罚,但是罪名依然存在,也就是“罪存刑灭”。缓刑犯中有这样一句话“被判处了缓刑的人走入社会就是半个废人。”说的就是我国缓刑犯重新进入社会以后受人歧视的现状。由于我国公民的整体法律素质还不高,缓刑犯在进入社会之后,很容易受到其他人的歧视和排挤,感受不到社会的关爱,整日生活在他人的有色眼光之下,在加上难以找到工作,没有稳定的收入,有些缓刑犯甚至无法维持生计,由于我国缓刑事后反馈体系的缺失,缺乏对缓刑犯重返社会之后社会适应能力的评估,进而使这些缓刑犯在面临这些问题时无法得到有效的帮助,精神和物质的双重打击下缓刑犯很容易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也使缓刑考验期内取得的良好效果功亏一篑。

三、国外缓刑制度适用考察

(一)英美法系缓刑适用情况分析

英美法系在缓刑制度的实践中,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往往受到限制,法官在量刑之前要听取陪审团的意见和参考量刑报告,还要参考过去相似的缓刑制度适用判例,这样的缓刑适用制度体系使得缓刑制度的适用更加的客观公平,其在适用中的特点有以下几点:

缓刑制度种类的多样性。英美法系的缓刑制度可以分为暂缓宣告刑、暂缓监禁刑、以及其他缓刑种类。针对可能被判处刑罚的犯罪分子,适用缓刑制度监外执行进行考察的制度被成为暂缓宣告刑制度。暂缓宣告刑的考察期最低不得少于6个月,最高不得超过36个月,犯罪分子在考察期间表现良好,没有违反考察期间相关规定的在考察期结束之后视为罪行和刑罚同时消灭。(因为暂缓宣告刑是在判处刑罚之前进行缓刑适用的一种缓刑制度,考验期结束时犯罪人并没有被宣判罪行与刑罚)暂缓监禁刑则与暂缓宣告刑刚好相反,暂缓监禁刑是对已经被判处了刑罚的犯罪分子适用缓刑,在考验期间如果没有违反规定表现良好的,在考验期结束后不再执行刑罚。但值得注意的是,暂缓监禁刑不同于暂缓宣告刑,在考验期结束后虽然刑罚消灭,但是罪行并不消灭,犯罪分子依旧是负罪之人。此外英美法系还拥有其它缓刑制度,如对于正在被执行监禁刑的犯罪分子中表现良好的,并且满足监禁刑执行期限的(最低监禁刑执行已经满3个月)适用缓刑制度。以及适用缓刑的犯罪分子必须对受害人赔偿一定的金钱才可适用缓刑的制度。从英美法系种类众多的缓刑制度中我们可以发现,各个缓刑制度都出现自不同的社会背景之下,都是为了适应不同历史时期的犯罪结构,是时代与法律结合的产物,使得缓刑制度能够更好的适应社会的变动。

缓刑制度对未成年人予以特别保护。英美法系的代表国家美国对未成年缓刑犯采取特定时间禁止外出的方式来保护缓刑考验期间的未成年缓刑犯,在特定时间之外允许未成年人去学校上学或者进行其他正常活动,未成年缓刑犯的缓刑考验期附带特殊义务,如监禁在规定区域、通过劳动偿还赔偿金额等。在英国对于未成年人犯罪通常采取免刑、轻刑、非监禁等处置方法。在缓刑适用上给予了未成年人极大的宽容,除了触犯重罪和构成累犯的未成年人之外,对能够适用缓刑的未成年人尽可能的适用缓刑,并将缓刑教育和社区结合起来,设立专门机关对缓刑考验期内的未成年缓刑犯进行定期的教育监督和心理疏导,组织参加社会公益活动,使未成年人缓刑犯在缓刑考验期内得到保护和帮助,促进未成人缓刑犯的再社会化。

缓刑制度的体系较为完善。英美法系在缓刑的事前调查、事中执行、事后反馈方面都具有相对比较完善的体系。在事前调查方面,英美法系采取了缓刑适用前的人格调查制度,在缓刑适用之前会有专人深入犯罪分子居住的社区,对犯罪分子的社会评价,日常作风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专门的调查,形成量刑报告以供法官在决定是否适用缓刑时进行参考。在缓刑制度的事中执行方面,英美法系事中执行拥有专门的机构,如英国的缓刑局,在缓刑执行中负责监督犯罪人的社会表现,并定期的向法院进行汇报,真正的起到监督教育改造的作用。在事后的反馈方面,为了防止缓刑犯在重新走向社会后收到他人的歧视,不能够正常的工作生活,有专门机构对缓刑犯的生活情况定期走访调查,英美法系对于缓刑的事前调查、事中执行、事后反馈三个阶段都给予了一定的重视,大大的加强了缓刑制度适用的教育效果,相对完善的缓刑制度体系也使得英美法系国家的缓刑适用率居高不下。

从对英美法系国家缓刑制度的适用情况进行分析我们发现,英美法系国家在针对不同的历史时期,针对不同的犯罪结构能够勇于进行创新,多样的缓刑制度能够更好的适应犯罪形态日益多样的社会。在对未成年人缓刑的适用方面,强调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放宽了未成年人适用缓刑的条件,注重对未成年人缓刑考验期间的保护和帮助。同时,英美法系国家拥有相对完善的缓刑制度体系,法律对于缓刑制度的事前调查、事中执行、事后反馈均有规定并配套有相应的执行机关,这使得英美法系缓刑制度适用效果良好,缓刑适用率较高。并且事前对犯罪人的经济状况,生活作风、宗教信仰、人际关系、犯罪原因、等进行调查能够更加确切的了解犯罪分子的情况,从而对症下药,使得缓刑制度的适用更加的专业化,准确化。

    (二)大陆法系缓刑适用情况分析

大陆法系第一个将缓刑条文写入成文法的国家是比利时,比利时在1888年以1884年布伦格起草的《缓刑法案》为基础通过了《关于被假释人和附加有罪判决法律》,随后1889年8月在布鲁塞尔国际法会议上正式通过决议。随后大陆法系其它国家开始相继将缓刑条文写入自己国家的成文法,大陆法系作为成为法体系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其缓刑制度具有以下特点:

缓刑制度形式的多样化。在大陆法系国家中,目前缓刑制度较为完善的英国经过了几百年的发展与完善已经拥有了四种缓刑制度,包括一开始的普通缓期执行和附考验的缓期执行,以及随后在1983年和1989年增加的附公共劳动的缓期执行和附考验的推迟刑罚宣告刑。普通的暂缓执行就是指针对符合缓刑适用条件的犯罪分子适用缓刑,在缓刑考验期内没有犯新罪的免于刑罚的处罚。而附考验的缓期执行和附公共劳动的缓期执行都要求犯罪分子在考验期之内要遵守相关法律规范并且认真旅行一定的义务,若在考验期内能够完成需履行的义务,则考验期满后免于执行刑罚。附考验的推迟刑罚宣告的适用对象较为特殊,主要是针对那些需要一定时间完成法定义务的罪轻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满后根据犯罪分子完成法定义务的情况对犯罪分子进行免于刑罚处罚,推迟罪行宣告,或者宣告刑罚的处理。

放宽未成年人适用缓刑的条件。德国在1923年通过了《少年法庭法》,其中规定针对未成年人犯罪,除非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况,一般均应对未成年人采取教育性措施,加大缓刑的适用力度,对于所犯罪名判处刑期不超过一年有期徒刑的未成年犯必须宣告适用缓刑。在奥地利,根据《青少年刑法》的规定,未成年人在缓刑适用的问题上,法官可以不考虑犯罪行为应当判处刑罚的种类,也无需顾及刑期的年限长短。如果认定不需要判处刑罚和交付执行就能达到防止其继续犯罪的目的时,则对青年犯判处刑罚或剥夺自由的决定应缓期执行,但应规定1至3年的考验期。根据南斯拉夫《刑法典》的规定,未成年人犯罪,被判处刑罚在有期徒刑五年以下的必须对其适用缓刑或者其它教育性措施。

    缓刑的适用范围广泛。大陆法系的缓刑的适用范围非常广泛。许多国家不仅仅监禁刑可以适用缓刑,还对其它刑罚进行了相应的缓刑适用的规定,例如日本对被判处罚金的犯罪分子也可以适用缓刑制度。我国台湾对于拘役的犯罪分子也可以适用缓刑,可见大陆法系缓刑适用范围之广泛。

英美法系与大陆法系的缓刑制度都已经发展的较为完善,在很多方面存在着共通性,大陆法系的许多优点和可借鉴之处在英美法系分析中已经涉及,但是大陆法系缓刑制度适用范围之广泛和在未成年人缓刑使用上条件的放宽是其特别之处,对我国缓刑制度的发展和完善具有借鉴作用。

    (三)对我国缓刑制度完善的启示

通过对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缓刑制度适用情况的分析,不难看出缓刑制度这种人道主义的司法措施已经在这个犯罪形态日益多样化的世界中显得越来越重要,笔者结合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缓刑制度发展情况对未来世界缓刑制度的发展进行预测:

我国应该丰富我国缓刑种类。通过分析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的缓刑制度可以看出其缓刑种类都十分丰富,不单单只局限于个别单一的缓刑刑种,这样更有利于应对日益丰富的犯罪方式。尤其是当今我国的经济科技都处于飞速发展的过程中,随着经济的发展犯罪形态也不仅仅只局限于以往单纯的模式,越来越多的新型犯罪开始出现,犯罪比例结构开始改变,为了能够适应新的犯罪并且起到良好的教育作用,缓刑制度将会不断的扩大适用的范围,来追求刑罚与人道的平衡,起到更好的社会效应。

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我国目前在缓刑制度适用上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不够,应该从两个方面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一方面,未成年人缓刑适用的问题上放宽条件,尽可能的提高未成年人缓刑的适用率。另一方面,在对已经适用缓刑的未成年人在缓刑考验期内设立专门机关予以特别的保护和帮助,促进未成年人缓刑犯的在社会化。

完善我国的缓刑制度,增设缓刑执行的专门机关,使我国的缓刑制度逐步向专业化过渡。参照英美法系的缓刑制度,在事前调查、事中执行、和事后反馈三个方面完善我国的缓刑制度,并且设立专门的机关进行执行监督。缓刑适用前对犯罪分子各项情况进行严格的调查,然后根据每个犯罪分子的不同情况形成具有特色的量刑意见书,法官根据量刑意见书对犯罪分子宣判适合他们的缓刑方式。缓刑的事中执行由专门的缓刑执行机关进行,对考验期内的犯罪分子每日的活动情况予以记录,形成活动报告,并定期询问犯罪分子的改造想法,走访调查社会对于教育改造情况的反馈,使犯罪分子在执行期内认真改造,真正起到缓刑的教育功能。事后反馈由专门机关对犯罪分子考验期结束步入社会之后的情况进行观察并反馈,有效的预防产生再犯的想法。

四、我国缓刑制度完善建议

(一)增设我国缓刑的种类

我国应该对罚金刑适用缓刑。世界上部分国家已经在刑法典中规定罚金刑可以适用缓刑制度,并且取得了较为良好的效果,这种代表国家有意大利、法国。缓刑在罚金刑上面的适用表现在为在被判处一定的罚金之后,将罚金缓刑犯交付考验期,在考验期满后表现合格的缓刑犯将不再被执行原判罚金。罚金刑是比自由刑更轻的一种刑罚,被判处罚金刑的犯罪分子的过错也要比被判处自由刑的犯罪分子低,如果实践中自由刑都能被适用缓刑,罚金刑却不能被适用缓刑,就会出现被判处自由刑的犯罪分子被适用缓刑之后,看似是被判处了较重的刑罚,却在缓刑考验期满后不被执行原判自由刑,被判处罚金刑的犯罪分子表面是被判处了较轻的罚金刑,但是由于我国罚金刑不能适用缓刑,所以罚金刑不能得到消灭,其结果就是过错较重的犯罪分子实际既没有被执行自由刑也没有被执行罚金刑,罪过较轻的犯罪分子却被执行了罚金刑,这种结果有违我国罪行相适应原则,不利于公平正义的保障,如果较重的自由刑都可以适用缓刑,那么较轻的罚金刑更应该适用缓刑。其次,罚金刑在实践中的执行往往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大部分被判处罚金刑的犯罪分子经济能力都不是很好,没有经济能力支付罚金,对罚金刑适用缓刑可以解决这种罚金在现实实践中执行困难的问题。我国应该向对罚金刑缓刑的适用有经验的国家学习,再结合我国目前的实际国情,建立出一套符合我国的罚金缓刑适用制度,有效规避现有罚金刑所带来的弊端。

我国要建立一套完整的保护未成年人的专门缓刑制度。未成年人是一个国家未来的希望,所以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和关心显得极为重要,这一点在法律上首先要体现出来,我国目前在缓刑适用中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不够,未成年人处于心智发育时期,多数未成年人犯罪都是因为未成年人心智发展不成熟,一时冲动或者受人教唆引导,如果能够得到良好的教育必然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我国应该要建立起一套专门保护未成年人的缓刑制度,加大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第一,目前我国应该放宽对未成年人适用缓刑的条件。根据我国目前法律条文的规定,未成年人适用缓刑需要所犯的罪所判刑属于拘役或者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一条文对于成年人来说适用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如果将这一规定同样适用于未成年人就显得过于苛刻,未成年人的可塑性极强,稍加教育就能取得不错的效果,我国应该在缓刑的适用条件中对未成年人有所放宽,对不同性质的犯罪予以不同的适用条件,如对暴力型犯罪的适用条件提升至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非暴力型犯罪的适用条件提升至六年以下有期徒刑,这样能够大大提升未成年人缓刑的适用率,使未成年人感受到社会的关怀和法律对他们的宽容。第二,在缓刑适用期间内应该增设专门机关考察未成年人的表现。未成年人的再教育性极强,但是这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予以辅助,在将未成年人交付考验期以后,必须增设专门机关对于未成年人的日常情况进行考察和监督,确保未成年人不受错误信息的误导,再次走上犯罪的道路。第三,保证未成人的合法权益。当未成年人被适用缓刑之后往往因为缓刑犯的身份合法权益很容易遭受侵害,这时候需要国家来积极保护未成年人的利益,如建立专门的帮助未成年人解决因缓刑犯身份而遭受的各种问题的机构,这样有利于未成年人更好的融入社会,在缓刑考验期内更好的学习和改造。

(二)引进缓刑适用前的人格调查制度

我国应该增设缓刑适用前的人格调查部门,深入犯罪人所居住的社区,从小成长的环境,专门对犯罪人的人格进行调查,并且因为现在目前各个地区的法院对于缓刑的接受程度不同,缓刑前人格调查机构应该独立于法院,避免受到法院权利的干扰,这样更能保证人格调查的结果客观公正,人格调查部门由专人组成,深入犯罪人所居住的环境,走访犯罪人的工作,学习的地点,对专门的人进行访问,以了解犯罪人的人格,然后形成人格调查报告上交法院,法官根据人格调查报告对犯罪人是否适用缓刑进行判断,一定程度上限值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并且可以根据人格调查报告制定出个性化的符合犯罪人的缓刑考验期义务,有利于更好的发挥缓刑的教育作用。

(三)完善缓刑的事中监督制度

我国缓刑的事中监督机构太过于官方,脱离了群众,不能起到很好的监督作用,而事中的监督却是决定缓刑是否能起到良好作用的关键环节,所以我国一定要在完善缓刑的事中监督上下足功夫,建立起民间的缓刑监督组织,对组织内的成员进行培训,使他们成为一只专业的缓刑事中监督队伍,民间的监督组织往往能更好的和缓刑犯进行互动,并且在事中监督的过程中不能仅仅满足于缓刑犯的定期报告,还要定期组织缓刑犯进行集中学习教育,了解他们现在所面临的困难和所要解决的问题,必要时还可以设立缓刑犯的心理咨询场所,为缓刑犯提供帮助,利用信息网络创建缓刑犯的信息数据库,将这种信息数据库进行推广,可以随时了解缓刑犯的动向,以及活动情况,有助于减少缓刑犯的在犯罪几率。

(四)建立缓刑的事后反馈体系

我国缓刑的时候反馈体系在法律上是一片空白,缓刑犯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被判处了缓刑的人,走入社会就是半个废人。”缓刑犯在缓刑考验期结束之后走入社会,往往会被许多人贴上坏人的标签,许多人用有色眼光看待这些缓刑犯,这时候正是缓刑犯最容易重新踏上犯罪道路也是最需要社会帮助的时候,所以我国应该建立一套缓刑的事后反馈体系,对每一位缓刑考验期结束之后踏入社会的缓刑犯进行登记,由专门机关定期对这些缓刑犯进行走访调查,询问他们是否在工作,学习,生活上存在困难,对于存在困难的缓刑犯由国家负责为其安排工作,或者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助,定期为这些缓刑犯提供心理服务,还可以定期组织这些缓刑犯进行社会公益活动,使这个社会能够意识到他们已经改过自新,使大家能够更好的接纳他们,帮助这些缓刑犯融入社会,感受到大家对他们的帮助,从而大大降低缓刑犯的在犯罪率,维护社会稳定。

Copyright ©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199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43-8531938 传真:0743-8531166 Email:xxjczbs@vip.163.com 地址:湖南吉首市乾州新区人民南路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否则视为侵权。
本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50262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