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检察新闻 » 最新动态
【青年读书会】民族包容性与缺陷美的碰撞 ——读《天漏邑》有感
时间:2017-12-06 15:55:31 作者:肖彬华  新闻来源:湘西州人民检察院  
  

【湘西检察网讯】(通讯员 肖彬华)知道赵本夫先生,是根据其同名小说拍摄的电影《天下无贼》,后又品读了原著,他在书中极力构建“天下无贼”的乌托邦梦幻,可以看出他对和谐美好生活的向往。

湘西州人民检察院 肖彬华 

有幸再次拜读了赵本夫先生最新力作《天漏邑》,他用田野调查的方式,再次向人与自然、自然秘境与文明演变发出终极叩问。这一次,他与中国文人讴歌乌托邦理想的传统不同,将天漏邑村这个古代小国的都邑写成了“罪恶的深渊”。

    天漏邑,世间流传着各种说法。说是远古遗民部落,或是舒鸠国都城,或是历朝囚徒流放地——罪恶的渊薮,抑或自由的天堂。就像桃花源的传说一样,只不过,桃花源是美的传说,天漏邑是恶的传说。

 

天漏邑的确是美的,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因为她的灵魂深处蕴含着和散发出魅性、灵化、豪情和正气,她不是最漂亮的姑娘,但是她的气质、内涵和风度却如天使般令人向往。天漏邑的美是残缺的美,与完美主义者追求的美是截然不同,她不是神仙、不是圣人,更不是幻境。《列子●汤问》:“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鳌之足以立四极。”所以,只有天漏邑的美有了缺陷才能让世人有所思有所悟,才能使我们感觉到人类追求完美和进步最深层的呼唤和力量。

残缺的天漏邑延续近三千年,不管如何改朝换代,都影响不了它的存在;不管中华文明的如何发展进步,依然改变不了她原始的生活状态。近三千年来,天漏邑村被雷劈死的已有一万八千多人,但天漏邑村随遇而安的生活方式、自由的天堂,人们对生活马马虎虎的处世之道,使天漏邑村由一个偏远山村、原始部落发展成为一个七千多人的大村寨。七千多人的村寨中,富豪、流氓、逃犯、妓女等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都能和睦相处,没有讥讽、没有是非口舌,人与人之间相互宽容和包容,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自然,只是当有人威胁天漏邑村生存的时候,他们才会同仇敌忾、以命相搏,这是他们唯一的底线,这难道不是我们心目中的桃花源吗?

所以,读《天漏邑》,就是读中华文明发展进步史;感悟《天漏邑》,就是感悟中华民族包容性给我们这个民族带来强大正能量。《天漏邑》让我们看到了民族包容性与缺陷美的一次完美大碰撞。

回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过程,它的主流是由许许多多分散孤立存在的民族,经过接触、消亡、融合,从而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又各具个性,相互包容、互不排他的多元统一体。所以,我们的民族最大特性就是包容性,这也是为什么在世界四大文化体系中,中国传统文化被认为是唯一没有中断的文化体系。正是这种包容性,维系了中国传统文化脉络绵延不绝,它哺育出来的民族精神,维系了我们民族的生生不息。

所以,《天漏邑》始终将民族文化包容性贯彻通篇,并用极具深层次力量的缺陷美来进一步验证中华民族文化的强大生命力。

一方面是民族包容性与天漏邑自然缺陷美的碰撞。

天漏邑这个小村庄非常小。仅从村子名称上看,它的存在就是一个缺陷,天漏村就是天空的一个小破绽,而且天漏村自然环境更是恶劣,一会儿晴空万里,一会儿又是雷雨交加,每年都有被雷劈死,连专家都说是个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应该搬迁。但在天漏邑村的人们看来,天漏邑村的自然缺陷就是上苍赐给他们最好归宿,他们认为这是老天爷惩罚罪人,因为天漏村自古以来便是罪人流放之地,如果罪无可赦便会被老天爷一道惊雷劈死,这是上天的旨意并不愿意搬迁。

但天漏村这个村又非常大,它能容纳七千多形形色色的罪人,不管是达官贵人、文人隐士、商贾肩客,还是奸夫淫妇、匪盗囚徒等都能接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从没有人干涉,甚至同性恋、妓女都受人尊重,唯有不诚信的人、慵懒之人受人歧视。他们坦然面对自己的生存状态,甚至面对死亡都能处之坦然,他们活得随心所欲、自由洒脱。天漏邑体现了儒家的一个哲学思想,和而不同、包容万物的思想,因为它能够容纳万物,所以能够长久,几千年都能够存在。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对自然的理解是天地最大,它能包容万物,天地合而万物生、四时行。从这种对自然的理解中引申出做人的道理:人生要像天那样刚毅而自强,像地那样厚重而包容万物。

 感悟当今,信息发达,物欲横流,我们每个人都在加快脚步前行,有些人为了物欲的满足,消尖脑袋争斗利益,勾心斗角,忙得不亦乐乎,但我们静下心来,浮华、浮躁背后我们追求的又是什么呢?我们辛辛苦苦构筑的物质之塔在精神坍塌后又剩下什么?有这样一则故事,讲一头布莱岛驴子,因为遇到两堆干草,不知道去吃那一堆,最终活活地饿死在两堆草的中间。而我们的生活中人有时又何常不是这样。经常出现在面对十字路口,不知如何选择的窘迫,人也往往不知道如何去做,左右为难取舍不得。当然人总归是人,绝对不会像驴子样饿死在两堆干草之间的,最终还是要做出选择的。只是大都的选择是舍生求财,把自己埋葬在金元宝的坟墓里。因为物欲和贪欲,很多人把握不了自己,成为金钱的奴隶。

 我们不能评说选择的对错,因为每个人自己做出的选择,他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我倒想思考的是,人应该在人生中怎样选择自己,来到世上应该把自己抛到那一种轨道,应该追求点什么?我觉得人首先是存在,存在在前,自由在后,存在的自由与否,全在于我心。为了存在,人要活着,要满足物质欲望,而自由能否存在,全在你心。人要有发自内心的自由,当贪欲,贪欲一旦注入你心,那自由就会远你而去。所以“君子坦荡荡”,做人还是要追求“心”的自然流淌!

 另一方面是民族包容性与缺陷英雄主义碰撞。

 赵本夫先生是一位善于写英雄的高手,他笔下的英雄不是“高、大、全”的英雄模式,不是帝王将相,也不是神仙佛祖,更不是而是来自民间的平民英雄,这些英雄个性鲜明,形象立体饱满,但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他笔下的英雄又有很多缺点,只是世人的包容,他们都成了英雄。

 《天漏邑》最大的成功在于人性的刻画。宋源、千张子是作品塑造的一个英雄式人物,但他们不是一个纯粹的英雄,他们身上有很多缺点。宋源性格孤僻,心胸狭窄、有仇必报,缺少智慧,无组织无纪律,喜好单打独斗,即使解放后当了公安局长,他都奋斗在办案一线,对家庭缺乏责任感……,但这一切都不能影响他在彭城人民心目中英雄地位;再说千长子,他明清目秀、细皮嫩肉,有严重的同性恋倾向,因为怕疼出卖县长,并且在出卖县长后还理直气壮的说,因为自己活着出去能比县长杀更多的鬼子,不管我们怎么看千张子,他在彭城人民心目中依旧是一个英雄,只是一个有缺点、有不足的英雄,人无完人,英雄肯定还是有不完善的地方,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就是人性的复杂。

 宋源、千张子之所以成为天漏邑村和彭城人民心目中的英雄,不仅因为他们抗日杀鬼子,更多地是因为天漏邑村和彭城人民海纳百川、包容的哲学思想,他们从宋源、千张子身上看到了正气,天地有正气、人类有正义,尤其当面对外敌的状态,窝里斗显得不那么显眼和重要,凸显的是存理拒辱的人类正义,这就是我们所常说英雄不问出处,只要心存正义之气、行正义之事、得到正义之道,一切缺点都能包容。因为包容,让千张子回到了天漏邑村,回归自然,回到人与自然相融合的生存状态;因为包容,最后让宋源消失了,这个消失的过程并不能简单的理解为某种皈依,这是精神的归属,必然超出肉身入土之沉重的去处。

 一个小小的天漏村,包含了大历史,大悲喜,它是人间的,又是世外的,它是实际存在的,又是虚幻飘渺的。天漏邑是一个谜,名叫天漏的村子是一个谜,从这里走出去的宋源、千张子双双成谜,柳先生、五常探索天漏邑村蕴含的中华文化更是一个谜,而这一切都是人与自然、自然与文明相融合带给世人的终极思考和探索。

 

 

Copyright ©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199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43-8531938 传真:0743-8531166 Email:xxjczbs@vip.163.com 地址:湖南吉首市乾州新区人民南路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否则视为侵权。
本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5026262号